拼出来的极致(记录中国·我们都是追梦人②)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1-25 05:15

  “鲲龙”AG600飞机在广东珠海高滑实验后,机务人员检查飞机状态。
  岳书华摄(影像中国)

  “华龙一号”福清核电5号机组反应堆压力容器在抱环拆解。
  新华社记者  林善传摄

  中车齐车集团高级技工车出的钢屑,不到普通发丝1/7粗,可以被火轻易点燃。
  新华社记者 王建威摄

  1小时,嫦娥四号奔月飞行3624公里;1小时,“蛟龙号”最大能下潜3000米;1小时,“复兴号”自动驾驶350千米……我国在基础研究、重大科技工程、民生科技等领域,成果竞相涌现。每时每刻,中国创造都在砥砺前进。这,离不开每一位科学家、工程师、大国工匠等经济建设者和参与者的拼搏奋斗。

  ■2018年12月21日 

  9:00—10:00

  “鲲龙”试飞现场

  珠海金湾机场飞机监控大厅,随着飞机落地,屏幕上各系统的参数变化归于平静,陈江涛也记下了最后一个数据。

  这天是大型水陆两栖飞机“鲲龙”AG600的例行试飞日。去年10月,AG600水陆两栖飞机首飞成功。“首飞成功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还要不断完善和验证。”翻着近70页的技术报告,陈江涛走出大厅,找到试飞员。“各系统工作正常,符合预期要求。”试飞员将飞行感受告诉他。陈江涛参与了AG600飞机液压系统的设计。液压系统向飞行控制系统提供动力,控制起落架收放、水舵操纵等。

  收到反馈后,他马上进行专业内部确认和跨专业协调,并对设计更改进行影响分析。之后,他还要向适航审查组汇报,并协调供应商进行调整。最后才能实现机上更改,等待下一次试飞的检验。

  ■2019年1月4日

  22:00—23:00

  超长版“复兴号”检修库

  北京铁路局北京南动车运用所检修库里灯火通明,一列有着17节车厢的超长版复兴号动车组静静停靠在8号检修轨道上。第二天,这列世界上按时速350公里运营的最长的列车就将从这里出发,正式上线。地勤机械师王涛正在为它进行最后的检查。

  “‘和谐号’的空调部分是凸出来的,而‘复兴号’则是下凹的,流线型的车身有助于降低风阻和噪声。”正在测量车顶受电弓碳滑板厚度的王涛说。

  转向架轮对位置,王涛钻进轮子上方,用手挨个摸重要部位螺栓。“轮对踏面相当于人的脚掌,直接关系到动车稳定性,是高铁上能立硬币的关键之一!”

  全长439.9米,检修一组车至少来回走4趟,而王涛每晚要检修6组车。

  ■2019年1月11日

  16:30—17:30

  “嫦娥四号”飞控测试间

  “报告长城,遥测监视正常!”“分系统工作正常!”“长城,收到!”……交流声此起彼伏。距离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巡视器互拍不到半小时,飞行控制测试间内,身着防静电工作服的嫦娥四号探测器项目执行总监张?溃?袂樽ㄗ⒌囟⒆诺缒浴N?苏庖豢蹋???煅兄仆哦悠床??000多个日夜。

  “成功了!”随着两器互拍成功,嫦娥四号任务宣布圆满成功。张?雷叩揭幻婊?琶苊苈槁槭奔浣诘愕牧鞒檀笸颊拱迩埃?⌒囊硪淼亟?幻娲?怼叭挝袼忱?崾?钡男『炱焯?阶詈笠桓黾苹?诘闵稀?/P>

  随后,她走进综合测试试验室,向大家说,“互拍非常成功,图像清晰,我们打了漂亮一仗。后续任务依然重要而艰巨,大家再加把劲儿!”

  统筹:郭雪岩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1月25日 02 版)

(责编:马昌、袁勃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